月麓

微博@_月麓_

『家教男神x你』当你沉迷游戏(三)

*ooc见谅

*云雀、斯库瓦罗篇

*山本、狱寺篇

『六道骸』

  “……孤剑?”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双眼,不远处的男子如你记忆中一般神情淡漠,蔚蓝的双眸不起一丝波澜,如墨长发静静垂在腰处,其腰间与之相辉映的彼岸花却怒放得妖冶。

  听到了呼唤的他径直向你走来,不知从何拂来的清风将他的长发微微吹起,露出与束带上状貌一致的耳饰。此时的他已经来到你的面前,一声轻笑把愣神的你勾了回来。

  这是梦吧?

  “kufufufu,这的确是一场梦呢。”他能知晓你心理活动这一点明显是你始料未及的,“孤剑”的笑意渐深,“人类的执念达到一定程度时,则会用无意识的梦境表达出来。不论从哪个方面说,这都是一场无趣又愚蠢的梦。 ”

  “我不是特别明白。”你微微一笑以掩尴尬。

  (눈_눈)而且这笑声怎么能那么奇怪啊。

  “kufufufu……还真是失礼啊。”仿佛有意捉弄你一般,怪异的笑声再次萦绕耳畔。恍惚间“孤剑”已经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着军绿色制服的俊美少年。他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异色双瞳一半如火焰,一半似海洋,勾人心魄。

  “你是……新的五花吗?”头一遭与陌生男子如此亲昵的你,事到如今才后知后觉烧红了耳根。

  “不,你我只是注定要在梦中相遇之人。”

  你望着六道·新五花·骸帅气的脸庞,眼中一时只盛得下他温柔的眉眼。

  啊,果然还是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

  不止是笑声,连发型也很奇怪啊。希望官方能够好好重塑后再放进正式服。

  “???”

  ——《所以说,随便闯入别人梦境是很危险的啊,六道骸君。》

『Xanxus』

  巴利安,彭格列旗帜下的独立暗杀部队,其成员皆精锐而残酷,而领袖Xanxus更是拥有与他暴戾秉性相当的可怕实力。

  同时也是个隐性妹控。

  然而本人从不愿意,亦或是说不屑承认这一点,旁人就算借上十个范塔兹玛的青蛙胆(玛蒙:我,玛蒙,打钱。)也不敢明说。

  就算是我们的作战队长。

  “喂!boss,我傍晚有个任务要出,这些你自己去批,我没空再帮你。”斯库瓦罗走到Xanxus的办公桌前,将所剩不多的文件甩在不算太角落的角落。

  “知道了,大垃圾。”Xanxus意外配合的应允下来,这让斯库瓦罗不禁在心底为神秘的妹控力量鞠上一躬。

  坐在Xanxus旁边的你肝游戏正兴起,听见熟悉的声音才连忙抬头,向斯库瓦罗点头问好。仍有些小孩子心性的贝尔曾因为好奇而询问过你,为什么非要在boss身旁打游戏。他原以为得到的会是类似于“待在Xanxus哥哥身边特别有安全感”的肉麻回答。万万没想到——

  这里的网最快!

  像是想起些什么,你在斯库瓦罗手刚半按下门把时添上一句。

  “斯库瓦罗哥哥你出完任务早些回来呀。”

  斯库瓦罗匆忙点头,迅速离开关门。小丫头冷不丁来这么一句,实在惹不起,溜了溜了。

  正如斯库瓦罗预料的那般,此时屋内气压明显低了许多,察觉到问题严重性你终于舍得放下游戏,开始与Xanxus的尬聊。

  “哥哥,我们晚餐吃什么啊?”

  “不知道。”

  “哥哥,就算有不爱吃的也最好不要拿来砸部下撒气比较好。毕竟食物都是被辛辛苦苦烹饪出来的,我们应该心怀感……”

  “到底想说什么?”Xanxus放下钢笔,颇有兴致的挑眉望向你。

  “斯库瓦罗哥哥出任务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听鲁斯姐说他最近好像压力很大,保洁有偷偷抱怨他脱发过多,导致卫生任务加重……”Xanxus此时已经非常想笑,但看你似乎依然有话要说,于是努力把笑意湮没在喉咙口,“我有几个治脱发的偏方,还有好几种防脱发的洗发水想亲自推荐给他。”

  害斯库瓦罗脱发过多的罪魁祸首终于绷不住大笑出声。

  ——《“我是不是管太多了?还是安静打游戏吧……”》

ᕦ(ò_óˇ)ᕤ小天才再怎么被削还是厉害的小天才

『家教男神x你』当你沉迷游戏(二)

*带山本和狱寺

*惊了这玩意居然有二

*云雀斯库瓦罗走这里


  『山本武』


  结束棒球训练的山本武径直走到你身旁坐下,你感觉到长椅轻微晃动了两下,于是头也不抬地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十分熟稔地拧开瓶盖,递给同座的他。


  山本仰头,这般动作使得喉结的律动格外明显。几缕透明的液体淌过他好看的指节,夕阳下的余晖把瓶子里的水染得流光溢彩。片刻过后,他发出满足的叹息,转眼却发现你依旧盯着手机屏幕不动如山。


  “玩什么呢?这么入迷。”


  山本一脸好奇地凑到你肩头,只见你仍然不做什么反应,自顾用手指轻触主界面一名古装男子的眼睛。


  “窥视别人内心的最佳途径就是看他们的眼睛,现在,你在猜我的心思吗?”


  那男子身着一袭靛青色道袍,气质朗润。眉眼也温和的紧,湛蓝的双眼宛如一汪清泉,澄澈透亮。


  你嘿嘿傻笑两声,“秋水我的嫁”“怎么能这么温柔”诸如此类冒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娇叹让山本不由努起嘴。山本依旧靠着你,肩头不平衡的重量和颈间过分炙热的气息令你倏地回过神来,扭头就对上了他琥珀色的双眸。你一闪而过的局促被他尽收眼底,运动神经发达的他当即感受到你身体不自然的僵硬。


  事已至此他却并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直接伸手将你圈入怀中。


  你被山本的气息环绕,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你便沉溺于他眼底温柔的一汪秋水中。


  无需窥视内心,你们早已心意相通。



  『狱寺隼人』

  你作为血统纯正的非洲人,快三十级的时候才迎来了摒去倚天屠龙和绿竹以外的第一个四花。此等喜事不至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但也是相当值得高兴的。只是...


  “请问是否看到灵蛇尊上?”


  “是灵蛇尊上派你来传话的吗?”


  ……哦嚯。


  你们忠犬惹不起,惹不起。这一点在和狱寺隼人的交往过程中你已经有了深刻体会。


  然而,飞燕作为你正面刚小分队中的杠把子,你仍然无怨无悔(才怪)且义无反顾地带他走上了满级之路。


  “不陪我逛街也没事,你去找沢田吧,我一个人在家挺好。”


  你有些火急火燎地挂断了电话,眼看体力槽就要清底,飞燕还差一朵昙花就能二次开花,一时半会便懒得追究狱寺日常放你鸽子的问题了。


  你不知道的是,电话那头准备开口约你去游乐场的狱寺已经隐约开始怀疑人生。


  又用金叶子买了几次体力,这才把昙花肝到手。你满心期待着飞燕二次开花后的帅气形象,触发语音的刹那却像有盆冰水把你浇了个透心凉。


  “对尊上而言,我该是更加有用了吧……”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退出游戏后,你又陷入了无奈与无措交织的诡异气氛中。


  如同你清楚在狱寺心中沢田纲吉永远处于第一位一样。


  呆坐在沙发上愣神许久,你才听见频率一次比一次高的门铃声。刚打算起身,狱寺已经拿着你先前给他的钥匙推门而入。


  “喂,我来陪你了。”他把一袋零食放在你身旁,而后就别扭地背对你倚靠在沙发背上。


  “沢田劝你来的?”你转身跪坐在沙发上,望见他只愿意用背影应你,心更是垂了三分。


  你看着猛然转身却欲言又止的狱寺,心想沢田的名字对他而言还真是万金油。


  “不...是我想你。”他的声音明显低了八度,脸上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见你一脸自以为坏笑得十分帅气的白痴样,狱寺不耐烦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冷哼一声,语气最终还是软了下来。


  “是我想你。”

『家教男神x你』当你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带云雀和斯库瓦罗玩

*许愿紫薇软剑

*他们归你,ooc归我

*山本、狱寺走这里



  『云雀恭弥』


  “沉迷游戏,无视风纪,按律咬杀。”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你做梦也想不到,待在公园长椅上乖巧地埋头肝游戏也会面临被咬杀的风险。为什么都是夏休期了云雀恭弥还会到处巡逻啊!你一面内心疯狂吐槽,一面哆哆嗦嗦护住脸,在看到战斗结束后又忍不住点触屏幕开始新的回合。


  “哇哦。”他发出了危险的喟叹,嘴角勾起的若有若无的笑令你不寒而栗。


  “我真的错了!我只是在这里等人约会,拜托您不要咬杀我!”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此时戛然而止,你把手臂缓缓放下,对上云雀那双漂亮的凤眼,气氛骤然间跌入冰点,场面一度相当尴尬。


  “约会?”云雀举起浮萍拐,在阳光的照射下浮萍拐发出了诡异的光(...)。


  “是...是的,打算和绿中女校的朋友一起去喝冰饮。”你认命似的闭上双眼,“不要打脸,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如约而至,你睁开眼,讶异地发现云雀不知何时已经在身旁俯下了身子。


  “那么,下不为例。”


  自知侥幸跳过一劫,你生怕拂了委员长大人的意,小鸡啄米般不住地点头。兴许是幻听了,他带着愉快气息的轻笑倘入近在咫尺的你的耳中,像他柔软的发丝,留着那么几缕不经意间掠过你的脸颊。


  很痒。




  『斯库瓦罗』


  “喂!!!老子说过多少次了巴利安不养米虫,再这样就把你和那个好吃懒做的混蛋boss一起打包丢掉!!你个渣滓!!”


  这种等级的咆哮于你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你继续瘫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揉揉耳朵,象征性地试图用无声的话语让斯库瓦罗爱护嗓子,放低音量。虽然结果往往……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斯库瓦罗忍无可忍,一脚重重地踹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


  “怎么这样……”你自然受到了波及,直接跌坐在地。


  斯库瓦罗听见了你的惊呼,犹豫一瞬,望见地上铺好的一层厚厚的羊毛地摊,彻底放宽了心。


  他自己昨天刚铺的地摊,今天就派上了用场,妙啊。


  “我居然单抽到了紫薇软剑!!怎么会这样!?”因为太过激动,在斯库瓦罗的眼里你几乎是装了弹簧般原地弹了起来。


  “……”斯库瓦罗痛恨自己为何没有再踹得用力些。


  “一定是因为剑帝大人在我身边,我才能如此幸运。”你扑进斯库瓦罗的怀里,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撒娇似的在他结实的胸口上蹭了蹭。


  “喂!!恶心死了!!!”他嘴上抱怨着,手却僵硬地垂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你害羞了,斯贝尔比。”


  “吵死了。”他语气放缓,一只手轻轻抚上你的脑袋。

『李白x你』温火炙诗(二)

*欢迎小红心

*温火炙诗(一)


  虎落平阳被犬欺,堂堂青莲剑仙沦落至此,真真是世风日下。这是李白晕倒前的想法之一。


  好在你实在放心不下小白,寻思着能不能瞎猫碰着死耗子,没料到还挺走运,一下就给遇见了。它被两只流窜山间的野狗盯上,一只后腿被咬了道不浅的伤口。而那两只野狗仍是面目狰狞地吞咽着呼之欲出的嘶叫,丝毫没有作罢离开的意思。


  你算是认了命,短吁后揭开食盒,抄起碗里的红烧肉奋力朝远处丢去。就和喜欢找猫干架一样,狗爱追逐移动物体的天性难泯,它们四肢用尽全力一蹬,霎时间就甩着舌头跑得没影儿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就连红烧肉,都不留给我……”


  内心吐槽完,李白就头也不抬地昏过去了。


  “李……咳小白没有大碍,伤口已经上药,毒素也清过了。”扁鹊一脸镇定地捣着药,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诸葛先生在出山前将姑娘的安全托付于我,不曾想现如今倒是总让姑娘劳心准备饭食。”


  “扁鹊大夫无需多礼,邻里之间理当互相照料。”你垂眸一笑,半蹲着轻抚着伏在桌上的橘猫,一时间爱意泛滥,便情不自禁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它的,“小白没事就好啦。”


  “……”扁鹊表示心情复杂。


  这顿晚餐你眼睁睁看着小白把碗里的红烧肉争抢殆尽,愣是一块也没给扁鹊留着。失语晌久,才佯装痛心疾首地摇头叹息:“宠坏了。”


  “喵。”


  “抗议无效。”


    扁鹊瞥了眼蜷在你腿上的橘猫,缓缓开口:“小白留在我这里便于换药,在下实在不好意思让姑娘为了这点小事路途奔波。”


  小白竖起耳朵,又弓着背调了调姿势,最终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似乎对扁鹊的话不屑一顾。你捏了捏小白的肉球,思忖片刻还是点头允应。


  “那有劳扁鹊大夫了。”


  “哼。”又是一声,不知是冷哼还是叹息。


  “天色已经不早,山间夜路险峻,在下送姑娘回去。”扁鹊这回也不多说客套话,开门见山。你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多做逗留,小心翼翼地把小白放在椅子上,捏捏它的脸以做告别。


  “拎清楚现在的状况,你真是比动物还要幼稚。”


  你提着扁鹊给的夜灯在屋外侯着,理所当然地错过了这些。

『家教男神x你』你说(二)

  *你说(一)


  你自诩接受能力不弱,是个能较快适应新环境的主,但这个所谓十年后的未来世界改革换代的未免太过于突飞猛进。


  如果把戒指比作战斗媒介,那上面燃烧的火焰意味着什么,火焰属性又怎么解释?你望着大屏幕上的沢田纲吉与对手激战的盛况,惊讶之余你产生了层出不穷的疑问。


  你并不好意思硬着脸皮多问什么,毕竟在这儿没有几个熟人。里包恩和斯库瓦罗就算了,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碧洋琪一直守在两个女孩身边,似乎是顾虑着什么。虽说“未婚夫”迪诺也一直站在你身旁,但目前为止你没有主动和他说过一句话。


  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啊,你和迪诺之间的氛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其实坦白来讲,只有你一个人不知所措而已。


  “想问什么?”你的偷瞄行径又一次被迪诺成功逮住,这一回他索性替你说出来。你的心思虽然被迪诺一针见血地点出,他的语气倒是十足温和,眼里嘴角都盛着笑。


  你连忙摇头,局促不安的模样惹得他笑意更甚。就连碧洋琪身边的女孩子也在轻声议论着“真甜蜜”。


  ……什么嘛。


  还剩一个狱寺隼人,他还要好,直接被抽中上了战场。


  那个一脸狐狸样的家伙称这个叫“choice game”,你却不以为然,明显可能闹出人命的游戏还能叫游戏吗?


  此时沢田纲吉已经打败了对手,镜头切到山本武的场合。十年前的世界里,你一直和碧洋琪进行书信往来,以此了解狱寺的近况。理所当然,他身边同伴的姓名或多或少会被提及,现在你对号入座起来倒也便利不少。


  同山本武对峙的敌人也是位术士,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总在用挤牙膏的方式不断尝试刷新你的三观,并且屡试不爽。术士与幻觉的存在,就是一例。


  “这个山本小哥看着挺厉害的,我方派出的人员实力都还不错吧?”你做了无数次心理建树,终于佯装随意的向迪诺抛出了问题。


  “是想问狱寺吗?”这个男人又一次看透并揭穿了你的内心想法,不等你作何反应,他的手轻轻攀上了你的肩,你却感到莫名的温和坚定。


  这显然只是一种安抚你不安心绪的方式,很意外,你并不排斥迪诺这种主动亲近的行为。你甚至下意识觉得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于是坦然点头,承认自己对狱寺的关心。


  “山本、阿纲,包括狱寺在内的大家,都经历过严苛的训练。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不断成长,相信他们的决心。”


  那么,支撑着狱寺他们在这虚无缥缈的未来世界战斗的决心,又是什么?

『全职男神x你』关于空调的二三事(二)

*内含叶修、王杰希

*大概没有三

*同系列喻文州



   

『叶修』


  你并没有让叶修来接,出考场后却惊讶地发现他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你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兔子般地窜进了叶修的怀里,踮起脚尖,这才堪堪吻上了他的脸颊。因为天气炎热,你把长发束成清爽的马尾,只剩几缕耳边的碎发与他白净的皮肤缱绻厮磨。


  “老叶,我好想你。”


  ……和咱房间里的空调。


  回到家中,叶修正不紧不慢地帮你归置行李,而你早已迫不及待地和床抱个满怀。


  “老叶,快点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你把罩衫褪去一半,坐在床上催促着他。


  叶修望着香肩半露的你,似乎已经心领神会。他走到床边,也由不得你反应,就俯身将你圈住。


  “看来是真的很想我啊。”说着,叶修吻上你白皙的脖颈,吐露出的温热气息沁着淡淡的烟草香,撩拨得你一阵心痒。


  这里本就是你的敏感领域,哪经得起他这么折腾。你强忍着快要嘤咛而出的细碎呻吟,软绵绵地推搡着叶修的胸口,语气里满是撒娇般的嗔怪。


  “...所以你怎么还不去开空调啊,我热得受不了了。”




『王杰希』


  你和王杰希吵架了。


  准确来说是你单方面和他在闹脾气。你所在的大学里宿舍没有安装空调,就连电风扇也需要自带。因此,平时与王杰希煲电话粥时你不免抱怨几句,而他总是反应平平,顶多三言两语地附和你一下,让你不免觉得他太过敷衍。


  今天是你和王杰希置气的第二天,你嘴上说生气,心里也明白自己着实有些无理取闹。但你始终没能低下头认错,因为王杰希在你昨天挂断电话后再没主动联系你。


  你心不平气不和地看了半晌书,终于迎来手机一声悦耳的震动。


  “快递编号?”“……76。”


  你发誓这还是头一次怀着沮丧的心情来取快递,排队间隙你又把各个社交软件刷新好几回,王杰希依旧没有给你发消息。


  “你是小公主?”快递小哥此话一出,队列中当即飘出或多或少揶揄的笑声。


  “寄件人是谁?”你几乎是咬着牙问的,然而快递小哥显然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主,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复你:“魔术师。”


  好你个王杰希。


  快递盒子挺大,虽说有些分量,倒也不至于重到咬你一路踢回宿舍的程度。


  事实证明,魔术师寄的那不能叫快递。


  “这活脱脱是一百宝箱啊!”你的舍友情不自禁感叹道。


  虽说舍友的形容夸张了些,不过内容的确是丰富多彩,各类消暑神器应有尽有。冰垫冰枕,薄荷湿巾,手机风扇,一大袋猪肉脯以及……


  “液体卫生巾?你的男朋友真是妇女之友……”


  你尴尬地笑笑,从某种程度上,王杰希的确配得上这个头衔。


  你思忖片刻,还是拨通了电话。


  “杰希,我错了qwq。”


  “东西到了?”


  “收到啦,舍友一个劲夸你贴心。不过……猪肉脯也可以用来降温的吗?”


  “不。”王杰希顿了顿,语气霎时间温柔得过分,“我想告诉你的是,当了魔术师的小公主,从此只吃肉,不吃苦。”

  

  

『家教男神x你』你说(一)

  *你说(二)  


“我说这麻烦女人到底什么时候能醒啊?!”


  “安静些斯库瓦罗,不想被白兰他们发现的话,就赶快闭上你的嘴。”


  虽然你已经恢复意识,但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以及现状的一无所知,你仍然选择以不变应万变,保持假寐。


  这里应该是室内,你的耳畔除了刚才一名男性和小孩子小心翼翼并刻意压低音量的对话声,其他声响很明显被某种屏障隔开,十分朦胧,难以听清。光线很弱,阖上双眼的你几乎感知不到光亮。


  被从天而降的紫色火箭筒砸晕之后就出现在了这里,莫非是最新潮的绑架手段?你的大脑飞速运转,试图根据自身处境推断出前因后果。而且为什么听上去那个小孩子是个狠角色啊……你正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突如其来的发话让你战栗不已。


  “不要装死,知道你醒了。”奶声奶气,却带着诡异的压迫感。


  不知是不是昏睡太久的缘故,你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勉强半坐起身。来不及等你反应,下一秒,那个名叫作斯库瓦罗的男人二话不说地把你拎起来扛在肩上。他一边用依旧暴躁的口吻抱怨着你着实感人的身高,一边就要伸手掀开帘子。


  你感觉天旋地转,而在斯库瓦罗掀开帘子后,你那经过高速运转正保持待机休息状态的可怜大脑直接当机了。


  斯库瓦罗很快就把你放下,你缓缓睁开逐渐适应正常光亮的眼睛,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在摩天大厦群的中央搭建帐篷。这就算了,明明身处大都会中心,却不曾听到一丝车水马龙的喧闹,就连人也只有……


  哦,人还是有一些的。


  你实在忍受不了来自两派人齐刷刷的注目礼,把头埋得极低。转念一想这么做有违大家风范,又缓缓地抬起些。刚才匆匆过筛后,你基本确定绝大多数人与你素未谋面。


  “玛蒂娜?”碧洋琪将信将疑地喊出了你的名字,在你抬首与她对视的一刹那,却不争气的被另一个身影吸引住视线。


  狱寺隼人。而且还是西装革履显得有几分姿色的狱寺隼人。


  你点头向碧洋琪问好,同时也想让她放心。


  “你怎么在这?”狱寺眉头紧蹙,眼中盛这诸多不满与不解。


  “我怎么知……”你怒从中来,狱寺隼人这个家伙对你没有丝毫关心就罢了,反正从前他就一直刻意冷落你。但现在这种责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你带有气急败坏情绪的话语还没回复完,一个身姿颀长的金发男人跑来解围,搂住了你的肩膀。


  “虽然现在根本不是说这个的场合……其实十年后的玛蒂娜是我的未婚妻。”迪诺摸了摸后脑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哈?!”发出惊叹的人不在少数,反应最为激烈的当属你和狱寺。


  “好了各位,不可以让这场小插曲影响我们今天的主题啊~”你寻声望去,一位嗓音轻佻甜腻的白发男子也正笑眯眯地盯着你。


  “我们的choice。”


  他笑意骤敛,眼中凝结的杀意如一只无形的手扼人咽喉,令你窒息。

『喻文州x你』关于空调的二三事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同系列大概还有叶修、王杰希和孙翔
*欢迎小红心/评论/小蓝手



  “有人愿意带我去开房吗,只要有空调,干什么都可以( ˃̣̣̥᷄⌓˂̣̣̥᷅ )。”


  你在自习室里无聊的摆弄手机,顺势发了条动态,借此控诉学校宿舍和自习室都不装空调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头顶上落了灰的老旧风扇吱呀作响,扰得人心烦。你转了转笔,思忖片刻还是把动态给删了。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毕竟你是有男朋友的人。


  删除那条动态后,你决意关机认真复习。明天上午八点半的考试是最后一门,又恰好是你最没有把握的一门。除了待在自习室里同书本与蚊子血战到天亮,你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等到你再开机,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还没来得及点开社交软件,一条弹出的通知短信让你瞬间懵逼。


  “×小姐您好!您在×月×日在锦江之×宾馆预订的215号房可以于今日14:00入住,若另有安排,可回复电话取消预订,感谢您的配合,祝您生活愉快!”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上帝给你关上一道门,就会为你开间房?!


  事实证明,帮你开房的不是上帝,是你的男朋友喻文州。他这么做,虽说让你感到有些惊讶,却一点也不意外。但是...


  “文州你怎么来了?”


  你刷开房门,只见穿着白衬衫的喻文州坐在桌旁。袖子被他挽起一截,露出了白净漂亮的手腕。他修长纤细的手在键盘上有条不紊地敲打着,目光却已经在你推门而入的一刹那投向了你。


  “无意间看到那条秒删的动态,正好战队只剩收尾工作,我就把一部分任务委托给了少天。”喻文州没有说圆滑甜腻的情话,只是轻描淡写地陈述着事实。而你仍然被感动地一塌糊涂,丢下书本和笔袋就伸手去“求抱抱”。


  他自然是愉悦地接受了你的请求,让你侧坐在他的腿上。你使坏挠他痒痒,但喻文州是谁,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面对这种小风小浪怎会乱了阵脚。人家照样该干嘛干嘛,可以说是岿然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他待人永远体贴周到,而于你,他剔去了对旁人那份不易察觉的礼貌与疏离,可谓实打实的疼爱有加。按照黄少天的调侃,喻文州就差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外加用尽一生一世将你供养了。


  发觉你有些坐不住了,他就放下工作把你抱到了床边。


  “带你来开房,只要有空调,干什么都可以,嗯?”


  “文...文州////。”


  “乖,现在只要你好好复习。不过在此之前,晚饭想吃什么?”


  “ヾ(✿゚▽゚)ノ白斩鸡!”


  
  你们在宾馆附近的小饭店里解决了晚饭,你告诉他晚上要熬夜,想买些冰咖啡提神。谁料他果断否决了你的提议,最终你只得提溜着常温的维他柠檬茶,屁颠屁颠地跟他回去了。


  “委屈。”


  “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冰的更不行,你生理期快到了。”


  “那我看着看着睡着了可怎么办...”


  “我会叫醒你的,宝宝难道不相信我吗?”喻文州轻轻揉了揉你的额发,傍晚和煦的风伴着他那句十足宠溺的“宝宝”拂过你通红发烫的耳尖,令你你方寸大乱。你脑子里一片浆糊,下意识乖巧地点头应允。倏地发觉不对,你又摇头摇成了拨浪鼓。


  “哎呀,真可爱。”


  科科,果然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而且喻文州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熬夜。不知道是有他在你身边,还是空调间里实在惬意,你睡得安稳香甜,一夜好眠到了天亮。


  “完了完了完了考试迟到了!”你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来,映入眼帘的是喻文州那张微笑着的俊脸。


  “时间还早,先洗漱然后吃早点吧。”他扬了扬手里的战果,抿抿嘴,似乎又想起什么,“昨天你书看到了158页。

  听到这话,你又莫名紧张了起来,刷牙的动作都迟疑了半晌,爱心早餐吃起来也是索然无味。


  宾馆到学校只需要十五分钟,一路上喻文州都在帮你回顾知识点。话说回来,今天他穿的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散发着洋溢青春的同时又保持着他那份独有的沉稳气质,怎么看怎么迷人。


  但很可惜,这份令人沉醉的男性荷尔蒙全被其本人的粉色墨镜和灰色口罩兜住并原地捂死了。


  你进考场前,喻文州拉下口罩对你释放技能——祝福之吻。


  距离考试开始还剩五分钟,守在考场门口的喻文州成功引起了监考老师的注意。


  “同学,还有五分钟开考,你的准考证和身份证呢?”


  “不好意思老师,我来陪女朋友考试。打扰到考场纪律,十分抱歉。”喻文州摘下墨镜和口罩,语气恭敬地说着,同时也不忘点头致歉。


  监考老师看到喻文州这般谦逊有礼,也舍不得为难他,便指了指考场对面的房间。


  “小伙子有心了,去教室休息室等女朋友吧,那儿还有空调。”


  由于考场里十分安静,他们的对话被里面的学生们听的一清二楚。大家纷纷对这种无差别虐狗行为表示扎心了老铁。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哄,考场里的惊叹声一时间此起彼伏。


  “哇...”身为间接当事人的你也不禁叹息出声,“(*꒦ິ⌓꒦ີ)文州居然有空调吹的嘛。”


  “啊嚏。”


  我们的小天才喻文州做梦也不会想到,此时应该专心考试的女友会因为空调而跟他争风吃醋。
  

『李白x你』温火炙诗(一)

  *人物归王者荣耀ooc归我

  *喜欢的话欢迎小红心

  *温火炙诗(二)


  你的视角


  你自认为本身不是个见到小动物就会冒粉红泡泡的爱心少女,但这几日你倒是确确凿凿过上了无怨无悔伺候主子的幸福生活。


  主子是只圆滚滚的橘猫,俗话说得好——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特别胖。


  而主子刚好是那一只。 


  主子其实有名字,是你擅作主张给它取的,唤作小白。严格意义上讲,小白只是每日都来你这儿蹭吃蹭喝,外加饭后散步而已。一猫一人之间委实谈不上什么正统的主仆关系。


  今日你照常为小白准备了饭菜,然而直到归鸦绕树之时,小白也不曾出现过。


  你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又心觉合情合理。因为小白的性情实在古怪,你大老远跑到集市上买的猫粮,它不屑一顾,反倒是大鱼大肉最为讨它欢心。


  这也就罢了,平日里这小祖宗还爱往酒坛子里钻。每当这时,你都会些许吃力地抱起小白,挠挠它的双下巴再揉揉它的圆脑袋,一边耐心地告诉它:“这是酒呀小祖宗,你是猫,不能喝酒的。”一边又暗自庆幸。


  “幸好你不瘦,怎么也爬不进去。”


  “喵...”小白眯着翠绿色的双眼懒洋洋地开了金口,也不知是被摸得舒服极了,还是想要反驳什么。



  李白的视角


  李白,字太白。人送外号青莲剑仙。王者峡谷中最受迷妹拥护的男神之一。


  现如今是一只橘猫,贼胖的那种。


  落得这般田地,他自己有一半的责任。然而他的好基友兼金牌奶爸扁鹊对此也脱不了干系。


  扁鹊近日在研究一种能够使buff功效略微增强的药剂。听闻此消息, 李·不浪浑身不舒服·白表示愿意拿出神农尝百草的大无畏牺牲精神以身试药。


  然后李白变成了李喵。


  为了让“惊!扁鹊房内夜夜传出哀嚎究竟为何”“男默女泪,李白闭关修炼第十四天,众迷妹竟然...”诸如此类的每日头条早些消失,近几天扁神医勤勤恳恳地熬夜研制解药,然而始终未果。


  生无可恋的李白每天晌午都会带着一身草药香气去你家溜达溜达。你喜清净,正巧这傍竹而居的幽静处所合了李大剑仙的意,每天一来二去混熟了之后,伙食问题也一起解决了。


  对于小白这个名字他内心是拒绝的,但弧长的你到现在还无知无觉。不过让剑仙大人庆幸的是,当他一爪子推开猫粮时,你总算是会了他的意。


  “喵!喵?”


  烹羊宰牛且为乐!肉呢?


  日常偷酒失败后,李白一边感受着胡须和双下巴错落有致的颤动,一边竟觉得自己被摸得有点身心愉悦。


  但面对委婉的吐槽,他毅然决然选择象征性地狡辩,全然不顾对方是当他在卖萌。


  “喵...”


  情怀,懂不懂...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