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麓

只是一条咸鱼

正因为是你们 才能胜利啊

『综漫男神x你』有一个中二病的女友是何种体验

*带乐乐、杰西卡、69还有农药亮玩

*复健中

*欢迎红心/评论/蓝手

『张佳乐』

  每次乘公寓电梯都会认真地摆好姿势,并在内心计算电梯到来的时间,然后在开门前的一刹那大喊:“非洲之门——开!”

  经常窃喜于电梯里没人,但发现楼道里的监控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做过了。

——《所以说抽卡翻车三花聚顶这种事怎么能赖我呢》

『王杰希』

  上次去游乐园,我们两个人走散了,焦急地给她打电话询问她在哪。

  只听她一声冷哼,半晌后才缓缓吐出一句:“我可以在任何地方。”

  无奈之下只能拜托广播站——“初中二年级的xx小朋友,初中二年级的xx小朋友,您的爸爸王先生正在找你。”

——《之后她唱了一路的爸爸去哪儿》

『六道骸』

  她染了风寒而发烧,凪告诉我她似乎烧得有些严重,已经开始说胡话。

  退烧贴并没有起太大左右,她的脸颊因为体温过高而泛着红晕,眼神迷离,尽是雾蒙蒙的一片。尽管可怜,对她脱口而出的却仍是些带刺的话语。

  “哦呀,你这副模样还真是……”

  “这具身体……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了。”她声音有些沙哑,见到我后痛苦地闭上眼睛,“下一个载体还没有找到,这难道就是极限了吗?”

——《甘拜下风》

『诸葛亮』

  “军师。”她有些激动地握住了我的双手,“你常说我愚钝,我明白这是为了鞭策我早日成才。现如今我七窍之中的两窍已通,待到力量觉醒……”

  我忍无可忍,不顾其反抗,用手帕将她所谓“力量觉醒”的象征拭去。

  “只是流鼻血,愚蠢。”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扁鹊在战场上的四字真言。

——《该吃药了》

『家教男神x你』如何安慰畏惧考试的女友

*带云雀、狱寺和山本玩

『云雀恭弥』

  每晚和云雀煲电话粥是自打你们交往以来雷打不动的日常。为了能够多听听他好听而极富磁性的嗓音,你可以说是用尽浑身解数来寻找话题。

  但今晚是个例外。

  “不要熬夜。”

  “好的。”

  “文具和证件记得准备齐全。”

  “嗯。”

  作为今晚主动打开话匣子的人,云雀恭弥表示你平淡的反应实在太不平常。

  “你在担心考试。”云雀语气笃定,收到你沉默的应答后,他直接敲定了内心的盘算。

  短暂的缄默似乎被心中的不安拉长了无数倍,你犹犹豫豫的想开口说些什么,云雀又自顾说了起来。内容只有两个字,但想到云雀恭弥素来鲜少表露这种软弱的爱意,你心里仍是乐开了花。

  “我在。”

  次日,和前桌打通关系准备互换答案狼狈为奸的你惊恐地发现,云雀以十分钟出现一次的高频率在你考场附近巡逻。

  在成绩和生命之间,当然是选择保命啊!!!如是想的你,含着泪把前桌的纸条踩在脚底。

——《云雀恭弥,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你的存在了。》

『狱寺隼人』

  “今天就到这里。”

  面前的少年用他白净修长的手推了推有些下滑的金边眼镜,见你并无反应,于是蹙起眉头,利落地伸手把你的笔记合上。

  “隼人你先回去吧,我想再看一会。”

  “哈?”夜半时分的图书馆尤为静谧,狱寺刻意压低音调的疑问异常清晰地传入你的耳里,就连微微上扬的尾音也被你捕捉殆尽,那尾音像极了他现在随意束起的小辫,可爱得紧。

  然而在你发呆的间隙,狱寺已经把你们两人的书包收拾好了。

  回家路上,狱寺抓着你的手腕一言不发,你实在忍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氛围,于是开口:“上次成绩出来后,隔壁班的班长田中嘲笑我是万年老/二。”

  狱寺闻言便停下脚步,你不曾注意,径直撞上了他的后背。吃痛之间,他总算是给了响应。

  “你晚上的学习效率不高,倒不如现在回家乖乖睡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你确实照做了,一周后成绩公布,你仍是第二,好死不死那个欠揍的田中就出现在你的身旁。你正思忖着要不扭头就走得了,忽然间田中对你深鞠一躬,额头上厚厚的纱布格外显眼。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说的话!”

  此时,你望见不远处年纪第一的狱寺隼人同学正朝着你笑得晃眼。

——《“那一瞬间觉得自己是黑老大的女人。”“不能对十代目不敬!”》

『山本武』

  “小哥,来杯烧酒,果然失意之人和酒是绝配啊。”

  你把桌上的空杯递给刚处理好青花鱼的山本武,等待片刻又一脸沉重的吃完了最后一个甜虾握。

  “嘛,人生就是有起有落,不必太过沮丧啦。”山本轻抚你肩,顺便把所谓的“烧酒”亲自递到你的手中。

  “等等……柠檬汽水怎么能喝热的呢,这样气全都跑掉,一点都不好喝了啊。”指尖触及杯壁的瞬间,你感受到了十足的暖意。大失所望的你兀自打断了这场过家家。

  “这不是柠檬汽水,是普通的热水。”面对你的抱怨,山本报之以春风十里不如你的微笑。他心知你最吃这一套,于是继续开口,“真不巧上个月让我见识到了你那么痛苦的样子,看来今后你只能与竹寿司的冰饮忍痛告别了,酒鬼小姐。”

  “这个消息可是比我因为肚子痛而考砸更令我难过啊。我奉班导之命帮你补习,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寿司小哥。”

  “嗯……”山本垂眸,看样子竟是在认真思考着你开玩笑的说辞。你正想解释,他却又笑意盈盈地迎上你的双眼。

  “作为交换,就让我监督着你的健康吧?”

——《怎么想小哥你都很狡猾呀。》

『家教男神x你』当你沉迷游戏(三)

*ooc见谅

*云雀、斯库瓦罗篇

*山本、狱寺篇

『六道骸』

  “……孤剑?”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双眼,不远处的男子如你记忆中一般神情淡漠,蔚蓝的双眸不起一丝波澜,如墨长发静静垂在腰处,其腰间与之相辉映的彼岸花却怒放得妖冶。

  听到了呼唤的他径直向你走来,不知从何拂来的清风将他的长发微微吹起,露出与束带上状貌一致的耳饰。此时的他已经来到你的面前,一声轻笑把愣神的你勾了回来。

  这是梦吧?

  “kufufufu,这的确是一场梦呢。”他能知晓你心理活动这一点明显是你始料未及的,“孤剑”的笑意渐深,“人类的执念达到一定程度时,则会用无意识的梦境表达出来。不论从哪个方面说,这都是一场无趣又愚蠢的梦。 ”

  “我不是特别明白。”你微微一笑以掩尴尬。

  (눈_눈)而且这笑声怎么能那么奇怪啊。

  “kufufufu……还真是失礼啊。”仿佛有意捉弄你一般,怪异的笑声再次萦绕耳畔。恍惚间“孤剑”已经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身着军绿色制服的俊美少年。他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异色双瞳一半如火焰,一半似海洋,勾人心魄。

  “你是……新的五花吗?”头一遭与陌生男子如此亲昵的你,事到如今才后知后觉烧红了耳根。

  “不,你我只是注定要在梦中相遇之人。”

  你望着六道·新五花·骸帅气的脸庞,眼中一时只盛得下他温柔的眉眼。

  啊,果然还是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

  不止是笑声,连发型也很奇怪啊。希望官方能够好好重塑后再放进正式服。

  “???”

  ——《所以说,随便闯入别人梦境是很危险的啊,六道骸君。》

『Xanxus』

  巴利安,彭格列旗帜下的独立暗杀部队,其成员皆精锐而残酷,而领袖Xanxus更是拥有与他暴戾秉性相当的可怕实力。

  同时也是个隐性妹控。

  然而本人从不愿意,亦或是说不屑承认这一点,旁人就算借上十个范塔兹玛的青蛙胆(玛蒙:我,玛蒙,打钱。)也不敢明说。

  就算是我们的作战队长。

  “喂!boss,我傍晚有个任务要出,这些你自己去批,我没空再帮你。”斯库瓦罗走到Xanxus的办公桌前,将所剩不多的文件甩在不算太角落的角落。

  “知道了,大垃圾。”Xanxus意外配合的应允下来,这让斯库瓦罗不禁在心底为神秘的妹控力量鞠上一躬。

  坐在Xanxus旁边的你肝游戏正兴起,听见熟悉的声音才连忙抬头,向斯库瓦罗点头问好。仍有些小孩子心性的贝尔曾因为好奇而询问过你,为什么非要在boss身旁打游戏。他原以为得到的会是类似于“待在Xanxus哥哥身边特别有安全感”的肉麻回答。万万没想到——

  这里的网最快!

  像是想起些什么,你在斯库瓦罗手刚半按下门把时添上一句。

  “斯库瓦罗哥哥你出完任务早些回来呀。”

  斯库瓦罗匆忙点头,迅速离开关门。小丫头冷不丁来这么一句,实在惹不起,溜了溜了。

  正如斯库瓦罗预料的那般,此时屋内气压明显低了许多,察觉到问题严重性你终于舍得放下游戏,开始与Xanxus的尬聊。

  “哥哥,我们晚餐吃什么啊?”

  “不知道。”

  “哥哥,就算有不爱吃的也最好不要拿来砸部下撒气比较好。毕竟食物都是被辛辛苦苦烹饪出来的,我们应该心怀感……”

  “到底想说什么?”Xanxus放下钢笔,颇有兴致的挑眉望向你。

  “斯库瓦罗哥哥出任务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听鲁斯姐说他最近好像压力很大,保洁有偷偷抱怨他脱发过多,导致卫生任务加重……”Xanxus此时已经非常想笑,但看你似乎依然有话要说,于是努力把笑意湮没在喉咙口,“我有几个治脱发的偏方,还有好几种防脱发的洗发水想亲自推荐给他。”

  害斯库瓦罗脱发过多的罪魁祸首终于绷不住大笑出声。

  ——《“我是不是管太多了?还是安静打游戏吧……”》

ᕦ(ò_óˇ)ᕤ小天才再怎么被削还是厉害的小天才

『家教男神x你』当你沉迷游戏(二)

*带山本和狱寺

*惊了这玩意居然有二

*云雀斯库瓦罗走这里


  『山本武』


  结束棒球训练的山本武径直走到你身旁坐下,你感觉到长椅轻微晃动了两下,于是头也不抬地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十分熟稔地拧开瓶盖,递给同座的他。


  山本仰头,这般动作使得喉结的律动格外明显。几缕透明的液体淌过他好看的指节,夕阳下的余晖把瓶子里的水染得流光溢彩。片刻过后,他发出满足的叹息,转眼却发现你依旧盯着手机屏幕不动如山。


  “玩什么呢?这么入迷。”


  山本一脸好奇地凑到你肩头,只见你仍然不做什么反应,自顾用手指轻触主界面一名古装男子的眼睛。


  “窥视别人内心的最佳途径就是看他们的眼睛,现在,你在猜我的心思吗?”


  那男子身着一袭靛青色道袍,气质朗润。眉眼也温和的紧,湛蓝的双眼宛如一汪清泉,澄澈透亮。


  你嘿嘿傻笑两声,“秋水我的嫁”“怎么能这么温柔”诸如此类冒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娇叹让山本不由努起嘴。山本依旧靠着你,肩头不平衡的重量和颈间过分炙热的气息令你倏地回过神来,扭头就对上了他琥珀色的双眸。你一闪而过的局促被他尽收眼底,运动神经发达的他当即感受到你身体不自然的僵硬。


  事已至此他却并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直接伸手将你圈入怀中。


  你被山本的气息环绕,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你便沉溺于他眼底温柔的一汪秋水中。


  无需窥视内心,你们早已心意相通。



  『狱寺隼人』

  你作为血统纯正的非洲人,快三十级的时候才迎来了摒去倚天屠龙和绿竹以外的第一个四花。此等喜事不至于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但也是相当值得高兴的。只是...


  “请问是否看到灵蛇尊上?”


  “是灵蛇尊上派你来传话的吗?”


  ……哦嚯。


  你们忠犬惹不起,惹不起。这一点在和狱寺隼人的交往过程中你已经有了深刻体会。


  然而,飞燕作为你正面刚小分队中的杠把子,你仍然无怨无悔(才怪)且义无反顾地带他走上了满级之路。


  “不陪我逛街也没事,你去找沢田吧,我一个人在家挺好。”


  你有些火急火燎地挂断了电话,眼看体力槽就要清底,飞燕还差一朵昙花就能二次开花,一时半会便懒得追究狱寺日常放你鸽子的问题了。


  你不知道的是,电话那头准备开口约你去游乐场的狱寺已经隐约开始怀疑人生。


  又用金叶子买了几次体力,这才把昙花肝到手。你满心期待着飞燕二次开花后的帅气形象,触发语音的刹那却像有盆冰水把你浇了个透心凉。


  “对尊上而言,我该是更加有用了吧……”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退出游戏后,你又陷入了无奈与无措交织的诡异气氛中。


  如同你清楚在狱寺心中沢田纲吉永远处于第一位一样。


  呆坐在沙发上愣神许久,你才听见频率一次比一次高的门铃声。刚打算起身,狱寺已经拿着你先前给他的钥匙推门而入。


  “喂,我来陪你了。”他把一袋零食放在你身旁,而后就别扭地背对你倚靠在沙发背上。


  “沢田劝你来的?”你转身跪坐在沙发上,望见他只愿意用背影应你,心更是垂了三分。


  你看着猛然转身却欲言又止的狱寺,心想沢田的名字对他而言还真是万金油。


  “不...是我想你。”他的声音明显低了八度,脸上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见你一脸自以为坏笑得十分帅气的白痴样,狱寺不耐烦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冷哼一声,语气最终还是软了下来。


  “是我想你。”

『家教男神x你』当你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带云雀和斯库瓦罗玩

*许愿紫薇软剑

*他们归你,ooc归我

*山本、狱寺走这里



  『云雀恭弥』


  “沉迷游戏,无视风纪,按律咬杀。”


  “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你做梦也想不到,待在公园长椅上乖巧地埋头肝游戏也会面临被咬杀的风险。为什么都是夏休期了云雀恭弥还会到处巡逻啊!你一面内心疯狂吐槽,一面哆哆嗦嗦护住脸,在看到战斗结束后又忍不住点触屏幕开始新的回合。


  “哇哦。”他发出了危险的喟叹,嘴角勾起的若有若无的笑令你不寒而栗。


  “我真的错了!我只是在这里等人约会,拜托您不要咬杀我!”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此时戛然而止,你把手臂缓缓放下,对上云雀那双漂亮的凤眼,气氛骤然间跌入冰点,场面一度相当尴尬。


  “约会?”云雀举起浮萍拐,在阳光的照射下浮萍拐发出了诡异的光(...)。


  “是...是的,打算和绿中女校的朋友一起去喝冰饮。”你认命似的闭上双眼,“不要打脸,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如约而至,你睁开眼,讶异地发现云雀不知何时已经在身旁俯下了身子。


  “那么,下不为例。”


  自知侥幸跳过一劫,你生怕拂了委员长大人的意,小鸡啄米般不住地点头。兴许是幻听了,他带着愉快气息的轻笑倘入近在咫尺的你的耳中,像他柔软的发丝,留着那么几缕不经意间掠过你的脸颊。


  很痒。




  『斯库瓦罗』


  “喂!!!老子说过多少次了巴利安不养米虫,再这样就把你和那个好吃懒做的混蛋boss一起打包丢掉!!你个渣滓!!”


  这种等级的咆哮于你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你继续瘫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揉揉耳朵,象征性地试图用无声的话语让斯库瓦罗爱护嗓子,放低音量。虽然结果往往……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斯库瓦罗忍无可忍,一脚重重地踹在昂贵的真皮沙发上。


  “怎么这样……”你自然受到了波及,直接跌坐在地。


  斯库瓦罗听见了你的惊呼,犹豫一瞬,望见地上铺好的一层厚厚的羊毛地摊,彻底放宽了心。


  他自己昨天刚铺的地摊,今天就派上了用场,妙啊。


  “我居然单抽到了紫薇软剑!!怎么会这样!?”因为太过激动,在斯库瓦罗的眼里你几乎是装了弹簧般原地弹了起来。


  “……”斯库瓦罗痛恨自己为何没有再踹得用力些。


  “一定是因为剑帝大人在我身边,我才能如此幸运。”你扑进斯库瓦罗的怀里,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撒娇似的在他结实的胸口上蹭了蹭。


  “喂!!恶心死了!!!”他嘴上抱怨着,手却僵硬地垂在半空,不知如何是好。


  “你害羞了,斯贝尔比。”


  “吵死了。”他语气放缓,一只手轻轻抚上你的脑袋。

『李白x你』温火炙诗(二)

*欢迎小红心

*温火炙诗(一)


  虎落平阳被犬欺,堂堂青莲剑仙沦落至此,真真是世风日下。这是李白晕倒前的想法之一。


  好在你实在放心不下小白,寻思着能不能瞎猫碰着死耗子,没料到还挺走运,一下就给遇见了。它被两只流窜山间的野狗盯上,一只后腿被咬了道不浅的伤口。而那两只野狗仍是面目狰狞地吞咽着呼之欲出的嘶叫,丝毫没有作罢离开的意思。


  你算是认了命,短吁后揭开食盒,抄起碗里的红烧肉奋力朝远处丢去。就和喜欢找猫干架一样,狗爱追逐移动物体的天性难泯,它们四肢用尽全力一蹬,霎时间就甩着舌头跑得没影儿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就连红烧肉,都不留给我……”


  内心吐槽完,李白就头也不抬地昏过去了。


  “李……咳小白没有大碍,伤口已经上药,毒素也清过了。”扁鹊一脸镇定地捣着药,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诸葛先生在出山前将姑娘的安全托付于我,不曾想现如今倒是总让姑娘劳心准备饭食。”


  “扁鹊大夫无需多礼,邻里之间理当互相照料。”你垂眸一笑,半蹲着轻抚着伏在桌上的橘猫,一时间爱意泛滥,便情不自禁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它的,“小白没事就好啦。”


  “……”扁鹊表示心情复杂。


  这顿晚餐你眼睁睁看着小白把碗里的红烧肉争抢殆尽,愣是一块也没给扁鹊留着。失语晌久,才佯装痛心疾首地摇头叹息:“宠坏了。”


  “喵。”


  “抗议无效。”


    扁鹊瞥了眼蜷在你腿上的橘猫,缓缓开口:“小白留在我这里便于换药,在下实在不好意思让姑娘为了这点小事路途奔波。”


  小白竖起耳朵,又弓着背调了调姿势,最终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似乎对扁鹊的话不屑一顾。你捏了捏小白的肉球,思忖片刻还是点头允应。


  “那有劳扁鹊大夫了。”


  “哼。”又是一声,不知是冷哼还是叹息。


  “天色已经不早,山间夜路险峻,在下送姑娘回去。”扁鹊这回也不多说客套话,开门见山。你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多做逗留,小心翼翼地把小白放在椅子上,捏捏它的脸以做告别。


  “拎清楚现在的状况,你真是比动物还要幼稚。”


  你提着扁鹊给的夜灯在屋外侯着,理所当然地错过了这些。

『家教男神x你』你说(二)

  *你说(一)


  你自诩接受能力不弱,是个能较快适应新环境的主,但这个所谓十年后的未来世界改革换代的未免太过于突飞猛进。


  如果把戒指比作战斗媒介,那上面燃烧的火焰意味着什么,火焰属性又怎么解释?你望着大屏幕上的沢田纲吉与对手激战的盛况,惊讶之余你产生了层出不穷的疑问。


  你并不好意思硬着脸皮多问什么,毕竟在这儿没有几个熟人。里包恩和斯库瓦罗就算了,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碧洋琪一直守在两个女孩身边,似乎是顾虑着什么。虽说“未婚夫”迪诺也一直站在你身旁,但目前为止你没有主动和他说过一句话。


  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啊,你和迪诺之间的氛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其实坦白来讲,只有你一个人不知所措而已。


  “想问什么?”你的偷瞄行径又一次被迪诺成功逮住,这一回他索性替你说出来。你的心思虽然被迪诺一针见血地点出,他的语气倒是十足温和,眼里嘴角都盛着笑。


  你连忙摇头,局促不安的模样惹得他笑意更甚。就连碧洋琪身边的女孩子也在轻声议论着“真甜蜜”。


  ……什么嘛。


  还剩一个狱寺隼人,他还要好,直接被抽中上了战场。


  那个一脸狐狸样的家伙称这个叫“choice game”,你却不以为然,明显可能闹出人命的游戏还能叫游戏吗?


  此时沢田纲吉已经打败了对手,镜头切到山本武的场合。十年前的世界里,你一直和碧洋琪进行书信往来,以此了解狱寺的近况。理所当然,他身边同伴的姓名或多或少会被提及,现在你对号入座起来倒也便利不少。


  同山本武对峙的敌人也是位术士,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总在用挤牙膏的方式不断尝试刷新你的三观,并且屡试不爽。术士与幻觉的存在,就是一例。


  “这个山本小哥看着挺厉害的,我方派出的人员实力都还不错吧?”你做了无数次心理建树,终于佯装随意的向迪诺抛出了问题。


  “是想问狱寺吗?”这个男人又一次看透并揭穿了你的内心想法,不等你作何反应,他的手轻轻攀上了你的肩,你却感到莫名的温和坚定。


  这显然只是一种安抚你不安心绪的方式,很意外,你并不排斥迪诺这种主动亲近的行为。你甚至下意识觉得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于是坦然点头,承认自己对狱寺的关心。


  “山本、阿纲,包括狱寺在内的大家,都经历过严苛的训练。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不断成长,相信他们的决心。”


  那么,支撑着狱寺他们在这虚无缥缈的未来世界战斗的决心,又是什么?

『全职男神x你』关于空调的二三事(二)

*内含叶修、王杰希

*大概没有三

*同系列喻文州



   

『叶修』


  你并没有让叶修来接,出考场后却惊讶地发现他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你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兔子般地窜进了叶修的怀里,踮起脚尖,这才堪堪吻上了他的脸颊。因为天气炎热,你把长发束成清爽的马尾,只剩几缕耳边的碎发与他白净的皮肤缱绻厮磨。


  “老叶,我好想你。”


  ……和咱房间里的空调。


  回到家中,叶修正不紧不慢地帮你归置行李,而你早已迫不及待地和床抱个满怀。


  “老叶,快点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你把罩衫褪去一半,坐在床上催促着他。


  叶修望着香肩半露的你,似乎已经心领神会。他走到床边,也由不得你反应,就俯身将你圈住。


  “看来是真的很想我啊。”说着,叶修吻上你白皙的脖颈,吐露出的温热气息沁着淡淡的烟草香,撩拨得你一阵心痒。


  这里本就是你的敏感领域,哪经得起他这么折腾。你强忍着快要嘤咛而出的细碎呻吟,软绵绵地推搡着叶修的胸口,语气里满是撒娇般的嗔怪。


  “...所以你怎么还不去开空调啊,我热得受不了了。”




『王杰希』


  你和王杰希吵架了。


  准确来说是你单方面和他在闹脾气。你所在的大学里宿舍没有安装空调,就连电风扇也需要自带。因此,平时与王杰希煲电话粥时你不免抱怨几句,而他总是反应平平,顶多三言两语地附和你一下,让你不免觉得他太过敷衍。


  今天是你和王杰希置气的第二天,你嘴上说生气,心里也明白自己着实有些无理取闹。但你始终没能低下头认错,因为王杰希在你昨天挂断电话后再没主动联系你。


  你心不平气不和地看了半晌书,终于迎来手机一声悦耳的震动。


  “快递编号?”“……76。”


  你发誓这还是头一次怀着沮丧的心情来取快递,排队间隙你又把各个社交软件刷新好几回,王杰希依旧没有给你发消息。


  “你是小公主?”快递小哥此话一出,队列中当即飘出或多或少揶揄的笑声。


  “寄件人是谁?”你几乎是咬着牙问的,然而快递小哥显然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主,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复你:“魔术师。”


  好你个王杰希。


  快递盒子挺大,虽说有些分量,倒也不至于重到咬你一路踢回宿舍的程度。


  事实证明,魔术师寄的那不能叫快递。


  “这活脱脱是一百宝箱啊!”你的舍友情不自禁感叹道。


  虽说舍友的形容夸张了些,不过内容的确是丰富多彩,各类消暑神器应有尽有。冰垫冰枕,薄荷湿巾,手机风扇,一大袋猪肉脯以及……


  “液体卫生巾?你的男朋友真是妇女之友……”


  你尴尬地笑笑,从某种程度上,王杰希的确配得上这个头衔。


  你思忖片刻,还是拨通了电话。


  “杰希,我错了qwq。”


  “东西到了?”


  “收到啦,舍友一个劲夸你贴心。不过……猪肉脯也可以用来降温的吗?”


  “不。”王杰希顿了顿,语气霎时间温柔得过分,“我想告诉你的是,当了魔术师的小公主,从此只吃肉,不吃苦。”